欢迎访问卡尔加里0403网
祺平网站工作室
新闻» 观点作者
卡尔加里中文网 埃德蒙顿中文网

性侵案件不适用“保密协议”:加拿大法律专家呼吁改变

原始发布日期: 2020-01-07    发布者:WoodBug

           



(演员Rose McGowan, 右,在韦恩斯坦案纽约法庭外发言。) (AP Photo/Mark Lennihan)

性侵案保密协议的另一个恶果是,这些加害者转身就会去侵犯其他人。以韦恩斯坦为例,作为好莱坞最有权势的制作人,目前,有超过100名女性指控他性骚扰、性侵,时间跨度超过20年。

MeToo 运动期间,人们发现,相当部分的受害人与有财力和权势的侵害者签署“保密协议,Non-disclosure agreements ,NDA”。

星期二,好莱坞大鳄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侵案在纽约进入了遴选陪审团的阶段。而之前一天,洛杉矶检方对韦恩斯坦提起两项新的性侵性骚扰起诉。此前,他的受害者因为签署NDA,长年被禁止谈论自己的经历。

NDA保护了谁?

媒体已经多次报道,很多性侵受害者与侵犯者之间签署保密协议。通常情况下,加害者或是以个人或是以公司机构名义,给性侵受害者一笔赔偿,以此换取她们终生对事件保持沉默,不得透露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否则会被追究,负上严重的法律和经济后果。

受害者与法律人士表示,在性侵案中,NDA迫使受害人沉默,成了保护加害者的手段。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最近专题采访了韦恩斯坦的一位受害者,来自英国的泽尔达·帕金斯(Zelda Perkins)。

在韦恩斯坦受到越来越多指控之后,她勇敢地打破了保密协议的限制,对媒体透露了自己的经历。二十年前,她作为一名年轻助理,受到韦恩斯坦性骚扰,并为了保护另外一名受害女性而辞职离开了韦恩斯坦的电影制作公司。

她表示,韦恩斯坦会躺在浴缸里,向她口授工作要点。然后,借口沟通不畅,赤身裸体地走出来。

1998年的威尼斯电影节期间,一位年轻女助理向帕金斯投诉,前一天晚上,韦恩斯坦试图强奸她。

她终于无法再忍耐了。两人于是向公司提出投诉。之后,公司要求与她们签署保密协议。

帕金斯透露说,保密协议中甚至包括,她们如果需要心理咨询,必须与心理医生也签订保密协议,而如果心理医生违反了保密协议,韦恩斯坦的公司会追究她们个人的责任。

签署协议后,律师甚至不肯交给她们保密协议的副本 —— 要经过艰难谈判,她才得到了其中5页纸的内容,上面有韦恩斯坦的签名。

事件发生后,帕金斯感到,自己的世界坍塌了。她无法继续在心爱的电影领域工作,也感到很不安全。她为此离开英国,在中美洲住了五年。

在对韦恩斯坦的米兔(Me Too)指控不断曝光之后,帕金斯终于打破沉默,冒险与《纽约时报》的两名作者见面,并接受了采访。

她还在英国议会辩论有关性侵事件中是否适用NDA条款时,出席作证。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法律文件不应该用来保护加害者/犯罪分子,这是不道德的。



去年3月,帕金斯前往英国议会,就性侵案中的保密协议作证。 (AP Photo/Alastair Grant)

性侵案使用NDA引发的争议

NDA成为了性侵案中,有金钱权力加害者普遍使用的方式。从心理上说,他们利用了受害者的脆弱和不愿声张的心理;从法律上说,性侵案在取证以及审理过程中的残酷,定罪之艰难,也令受害者不得不选择接受保密协议。

《纽约时报》记者Jodi kantor 表示,为保密协议辩护的人通常会说,这是为受害者着想,保护她们的隐私。但是,保密协议绝不是要保护受害者隐私。保护隐私的意义是,受害者自己有决定权控制权,比如什么时候,对什么人,诉说哪些内容。但保密协议是,你永远要保持沉默,不能对任何人提及 —— 这对已经遭受性侵犯的人来说,更加残忍。

签署保密协议的另一个恶果是,这些加害者转身就会去侵犯其他人。以韦恩斯坦为例,作为好莱坞最有权势的制作人,目前,有超过100名女性指控他性骚扰、性侵,时间跨度超过20年。

最近加拿大一个高曝光率的案子是,西捷航空公司的前空乘路易斯(Mandalena Lewis)指控一名飞行员对她进行性侵。

她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公司第一时间递给她一份保密协议,并称,这对她是最好的。但是,路易斯拒绝签署,与公司展开了一场诉讼 —— 目前,诉讼还在进行中,但她不打算沉默。

公司给路易斯的保密协议中包括,她不能公开谈论性侵事件,不可以联络其他受害人等。

她说,那是最黑暗、最无助、最孤单的时刻。



前西捷空乘Mandalena Lewis接受记者访问。THE CANADIAN PRESS/Darryl Dyck

加拿大应该有相应规定

加拿大司法部的总法律顾问Alexandre Gay去年曾撰文表示,NDA通常用来保护商业秘密不被泄露或者是名誉不受损害。但在性侵案中使用NDA,作用却是为有权势的加害者遮掩恶行。

他说,相比于英联邦其他国家,加拿大目前对此还没有建立相关法律规定。在英国,2018年,律师行为规范机构SRA表示,对性侵受害者被迫保持沉默感到担心,并警告,律师不要使用NDA来阻止受害者向警方以及立法机构报告。违反规定的律师将会受到纪律处分。

Guy写道,加拿大法庭应该在性侵案中明示这一点,这也会让法律界人士明白,在涉及性侵、性骚扰案和解中,不得使用NDA来阻止受害者向警方报告。而且,应该非常清晰表明,任何涉及类似行为的律师将受到纪律处分。

也就是说,性侵受害者无论是否签署NDA,都有权向警方报案。

如果加拿大可以做到这一点,将会是“米兔运动”带来的重要遗产。



韦恩斯坦扶着助行器进入法庭。(AP Photo/Seth Wenig)

RCI with CBC/CBA
( 梁彦 )
卡尔加里中文网 埃德蒙顿中文网 前一篇:一联合国委员会敦促加拿大停止跨山输油管扩建等三个项目
后一篇:副总理弗利兰再与阿尔伯达省长肯尼会面

编辑注:新闻主要来自于摘录和编译。我们尽量给读者提供全面的信息。新闻并不反映本网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