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卡尔加里0403网
祺平网站工作室
新闻» 加国新闻
卡尔加里中文网 埃德蒙顿中文网

逮捕孟晚舟的幕后故事:《环球邮报》报道

原始发布日期: 2019-12-02    发布者:WoodBug

           



(CP/Darryl Dyck)

过去一年来,加中关系降温几乎致冻结状态。这场外交寒流的起点是去年12月1日,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温哥华机场转机时被逮捕。此事发生一周年之际,加拿大全国媒体Globe and Mail刊登深度报道,力图根据不同消息来源还原孟晚舟被捕前后加美双方的运作和沟通。

孟晚舟被捕后,中国从政府到民间基本无人相信这是根据加美引渡条约的常规运作。前加拿大驻美国大使麦克诺顿(David MacNaughton)在接受《环球邮报》采访时说,中国方面坚信这是加拿大和美国联手搞的一场政治阴谋,认为肯定是加美政界的最高层在一起商量过。“但事情完全不是这样的。”

今年八月份刚刚卸任的麦克诺顿直接参与了所有涉及孟晚舟案的加美沟通。他说,美国的引渡要求来得突然,而加拿大遵守了程序。如果时间能够倒流,加拿大事先得到通知,有时间考虑后果,是否还会应美国要求逮捕孟晚舟呢?麦克诺顿说他也不知道。“但现实是我们没有得到通知。”



《环邮》报道(Globe and Mail)

特鲁多和特朗普事先都不知情

2018年12月,当地时间1号下午在香港机场,美方人员看着孟晚舟和一个同事登上国泰838航班,然后把她们的身份信息和衣着特征发给了FBI,美国司法部,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几个小时后,孟晚舟在温哥华机场被截住。

此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都在阿根廷出席20国峰会。消息传来时,三人在参加峰会的最后一次会议。一名官员悄悄把一张纸条递给特鲁多的高级助手巴茨(Gerald Butts)。特鲁多看到纸条时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也许是因为措手不及,他没有利用在一起开会的机会和习近平提起此事。

而在美国这边,时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12月6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也没有把逮捕孟晚舟的事提前告知特朗普。1号晚上,孟晚舟在温哥华已经进了拘留中心,特朗普和习近平则在共进晚餐,并商定中美贸易战“停火”三个月。

《环邮》采访到的中国消息来源说,习近平后来对自己没有从加方得知此事非常生气。在加拿大是否及时通知中方孟晚舟被捕这件事上,加中各执一词。加拿大外交部官员表示他们在孟晚舟被捕后立刻就通知了中国驻加使馆和驻温哥华领事馆,而中国外交官员称他们是从北京得知此事的,并指责加拿大没有遵守两国领事协议。

哪些加拿大官员在12月1日之前得知此事?

有消息来源说,当时的加拿大司法部长威尔森-雷布尔德(Jody Wilson-Raybould)是在11月30日得知美国要求的。她的办公室随即通知了枢密院,再由枢密院通知总理。总理办公室说,特鲁多在次日得知此事。当时威尔森-雷布尔德和总理办公室的关系已经因SNC-兰万灵案闹得很僵。

另外在11月30日就知道此事的还有司法部副部长德鲁安(Nathalie Drouin)和该部国际协助小组(IAG,负责引渡事宜)的资深律师查理福尔(Cathy Chalifour),当然还有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边境服务署。枢密院和外交部官员收到了汇报。司法部批准了引渡逮捕令。皇家骑警、边境服务署和FBI及美国司法部制定了计划。有关官员说,时间太紧,加拿大政府没有时间考虑此事的潜在后果。

麦克诺顿说,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处理一起和加拿大签有引渡条约的一个国家提出的正常要求而已,总理并没有得到关于此事潜在后果的警告或建议。

但是曾经负责制裁实施事宜的前美国财政部官员史密斯(John E. Smith)却不认为加拿大官员是盲目行事,他说,他相信加拿大政府对逮捕孟晚舟之后会承受的巨大压力心里有底,但还是决定遵守引渡条约,哪怕为此付出代价。因为“作为一个国家,你怎么可能让你自己因为被恐吓威胁就不遵守国际义务了?”

孟晚舟前后去过另外九个与美国有引渡条约的国家,为什么选择加拿大背锅?

美国法院在2018年8月22日签发了对孟晚舟的逮捕令。从那时起到12月1日,孟晚舟去过另外六个和美国签过引渡条约的国家:英国,爱尔兰,日本,法国,波兰和比利时。她也曾在10月份到过加拿大 。如果她在12月1日没有在温哥华被捕的话,她会去墨西哥开会,然后去哥斯达黎加和阿根廷。这三个国家也和美国有引渡条约。

为什么在这么多国家里独独选中向加拿大提出引渡要求呢?美国律师刘易斯(Eric Lewis)认为,美国政府可能就是觉得加拿大在这些国家当中是最靠得住的。

加拿大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两名加拿大人在中国被关押,加拿大油菜籽等农产品对华出口受阻。有分析人士认为,现在加中关系的正常化程度还不如文革时期。

加拿大的决定对不对?

前加拿大副总理曼利(John Manley)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加拿大遵守加美引渡条约逮捕孟晚舟。他曾说,加拿大应该“有创意地无能”,放走孟晚舟。一年过后,他仍然认为加拿大不应该接受美国的要求,并认为加美引渡条约中应该会有允许加拿大酌情决定的条款。

但是前加拿大枢密院秘书长盖普(Mel Cappe)不同意曼利的观点。“你要么坚持法治,要么不坚持。如果你坚持,你就要按照法律做事。…… 如果我们因为遵守法律和靠得住被指责,那我会把这种指责当成奖章挂起来。”他还表示,如果他还在枢密院秘书长的位置上,他不会认为有必要把这事提前通知总理。

孟晚舟引渡案的解决仍然遥遥无期。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认为,解决孟晚舟案有三种方式,一是加拿大法院判决美国引渡要求缺乏依据,二是华为和美国司法部达成辩诉交易,换取美国取消引渡要求,三是特朗普和习近平达成某种交易。

孟晚舟的父亲任正非昨天接受CNN采访时说,孟晚舟是在受苦,但也因此变得更强大。他还介绍说,孟晚舟大部分时间在画画和学习,她母亲和丈夫定期来加拿大陪她。

《环球邮报》文章:Power Play:Inside the final hours that led to the arrest of Huawei executive Meng Wanzhou
( 吴薇 RCI)
卡尔加里中文网 埃德蒙顿中文网 前一篇:阿尔伯达省政府雇员工会全面罢工威胁:省长肯尼希望顾全大局
后一篇:加拿大育空地区法院审理荒野版“金银大盗”案

编辑注:新闻主要来自于摘录和编译。我们尽量给读者提供全面的信息。新闻并不反映本网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