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0403网

卡尔加里中文网

 
手机版
论坛»卡城茶馆
只有已经登录的用户才可以发帖。登录  注册

年度人物,他们当之无愧

LCN用户资料
积分:399  用户组:中级会员
发表时间: 2020-05-22 02:40 am
年度人物,他们当之无愧

环球人物 有理儿有面 2019-12-28


  即将告别2019年之际,我们选择香港警察作为年度人物。

  这个岁末,我们既是从2019年迈向2020年,也是从本世纪第二个10年迈向第三个10年。选择谁作为年度人物,意味着我们如何思考现实,如何面对未来。

  在长达半年的修例风波和社会暴力中,香港警察身处冲突一线,承受身心两方面的巨大压力甚至伤害,始终秉持正直诚实、尊重市民、承担责任的原则,为维持香港秩序竭尽所能。

  割颈,中箭,亲眼见到同事双腿着火,两千多名警员和家属被恶意“起底”⋯⋯但他们无惧暴力,惟愿守护香港。他们的故事应该被知道。

超过480名警员遭暴徒袭击而受伤

  警长Alex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向记者微笑着点头,打招呼。可是,这一声招呼却格外不同——声音很小,沙哑无力,显然不是正常的发声方式,需要近距离才能听清他的话。

  这是他被暴徒割颈后留下的后遗症。
被割颈的警员Alex伤口结疤

  10月13日,Alex和同事在港铁观塘站处理一宗刑事毁坏案件。Alex突然感到有人从背后戳自己颈部,他凭借本能转过身来迅速制服了手持武器的暴徒。Alex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受了多重的伤,一抬头看见同事紧张的眼神和张嘴呼喊的脸,地上流了一摊血,自己的上衣被染成了红色。他才发现,鲜血都是从自己刚刚被割伤的颈部流出的。

  医生诊断,Alex的右颈部被割开一道5厘米深的伤口。治疗后,他的右侧声带无法正常振动,以后都只能依靠左侧声带发声。


暴徒向警方射箭

  11月17日,香港理工大学已被暴力示威者占据,警员Sam在此执勤,看到记者聚集的位置处于防暴警察和示威者之间,不时有汽油弹和砖头从理大方向扔出。他去引导记者转到安全位置,突然感到左腿一阵刺痛,竟是一支箭直插入小腿。

  从警19年的Sam曾在机动部队、冲锋队、刑事侦查等多个前线岗位工作,经验丰富。可是,经验再丰富的警察,也难以防范暗处射来的冷箭。

  半年来,有超过480名警务人员受伤。如今,这个数字仍在不断上升。

“不要告诉别人爸爸是警察”

  警员谭汝禧清楚记得自己和家人的详细资料被摆上网的那一天——8月11日。那是他得知妻子再次怀孕的日子,原本喜从天降,却因为被“起底”而变成极度黑暗的一天。“我们的照片、电话号码、家庭地址等等,全部被摆上网。那些人不光在网上骂我和家人,骂我的儿子,还号召去我住的小区‘照顾’小朋友,他才一岁半啊!”说起4个月前的事情,谭汝禧仍然感到愤怒。


香港市民支持感谢警察

  谭汝禧想不明白:“我是警务人员,暴徒针对我没关系,可我太太是一名普通白领,为什么要冲她喊‘还眼’?”

  根据香港警方10月份公布的数字,已有逾2200名警员及家人遭“起底”。暴徒不仅利用这些信息威胁警员及家属的人身安全,还用于造假、非法借贷等活动。


警察正在执法

  被暴徒割颈的Alex也未因受伤而幸免,他和家人的详细资料都被摆上网了。为了保护孩子安全,Alex现在不得不放弃接送孩子和带孩子外出玩耍,同时叮嘱孩子“不要告诉别人爸爸是警察”。这很无奈,“爸爸是警察”曾经是孩子引以为傲的一句话,但此刻为安全计,唯有少提。

前所未有的艰难,前所未有的团结

  8月11日,一群暴徒围住尖沙咀警署,向内投掷汽油弹和砖头。警员Philip穿着防爆衣在警署内防卫,突然听到同事痛苦的叫喊声,一回头,他看到一名同事腿部着火,痛苦倒地。Philip隔着几米远,一个箭步冲过去,用整个上半身扑在同事腿上,依靠防爆衣的防火性能成功扑灭同事腿上的火焰。Philip反复说道:“如果我没有整个人扑上去,火马上就会蹿上来,我同事会没命的!”


香港市民为警察竖起大拇指

  25年前,以辅警身份加入警队后,Philip就再也没有离开。当被问到为何在这种危险时刻仍然坚持做辅警?Philip愣住了,显然他脑海中从未有过“不做辅警”这个选项。想了差不多一分钟,他回答:“不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警队,更何况是现在,那么多同事在前线守护香港,我怎么可能离开?”

  Alex在谈到康复情况时一直很乐观,唯独在“至少需要半年时间”这一点上忍不住叹息。妻子阿Mey知道这声叹息代表着什么,解释道:“他太想回前线了。”

  对香港警队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艰难时刻,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团结时刻。

香港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香港警队的手册里,这样写下他们的抱负:使香港继续是世界上一个最安全及稳定的社会。非常时刻,能做到精诚团结,是因为警务人员清楚自己承担着香港秩序最后一道防线的重任。

香港警察警徽

  从警32年的Albert和从警5年的Vivian是一对警察父女。Albert几个月来一直在一线面对暴徒,“我跟她几个月都见不到一次的。”这是很多警察家庭的常态,Albert说:“这几个月,同事们不知道什么是周末,连续工作20个小时、30个小时都不出奇,常常睡在警署。”

  一线防暴警察的执勤时间长是很多人都能想到的,但他们执勤时的细节却鲜为人知。Albert每天执勤时穿戴的装备重量就超过13.6公斤,“穿戴这些装备,上厕所就比较困难。为了少上厕所,宁可不喝水。”吃饭的时间也极为有限,通常只有10分钟,蹲在街边或后巷轮流吃饭。压力太大时,他们只能相互拍拍肩膀道一声“辛苦了”,让同事知道自己不孤单。


夜以继日的港警只能在间隙时间休息

  “您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这是采访时每一位香港警务人员被问到的最后一个问题。他们的回答尽管表述不同,表达的却是同一个心愿——希望香港早日恢复稳定和繁荣。为了这个目标,香港警队恪尽职守、无惧危险。

《夜空中最亮的星》
唱给守护香港的真心英雄↓↓


你们是香港最亮的星
香港警察,我们挺你!

本文节选自《香港警察,真心英雄》,有删改,原文刊载于《环球人物》

----------------
签名: (该用户没有留下签名。) 回复   
只有已经登录的用户才可以发帖。登录  注册